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40年教育变化之印记

时间:2018-12-28 16:19  点击:733 作者:贾北安 来源:洪洞老体协

     人生如梦,转眼就是古稀。往事悠悠,曾满头青丝,现两鬓斑白,难免有些唏嘘怅然。唯40多年的教育生涯尚历历在目。


    我是一个平凡的教育工作者,没有显赫的经历值得一写,但是在我67年的人生当中,从事教育工作不仅占去了我的宝贵年华和旺盛精力,而且跨越了两个不同时代。在纪念改革开放40年的日子里,把这些追记下来,对我来说,是有意义的。


    我的教师生涯起始于1973年,是上天赐予我的良机,顺利地当上了民办教师。三尺讲台,我一站恰好12年整。然后一纸命令调到县教育局,鞍前马后、冲锋陷阵14年。最后又是一纸命令调到赵城教办,独挡一面负责教育管理11年。中途有4年下乡教育扶贫,整个教育生涯41个春秋。


    这40年,我经历了八大变化:从农民枝术员到民办教师,从民办教师到公办教师,从农村学校到县教育局,从县教育局到赵城教办,从普通教书匠到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从一般教师到教育局督学、县政协委员,从一个热爱写作的人到人民教育特约通讯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学会会员,从教育行政退休到受聘县老体协常务副主席。


    这40年,我体验过同龄教育工作者所经历过的风风雨雨,经历了我国教育改革发展过程中的诸多重大事件,见证了不同时期学校教育的发展变化。


    这40年,我走过了一条既不平坦又充满希望的人生之路。虽然这条路凝聚了太多的酸、甜、苦、辣,但十分踏实,因为我努力过,奋斗过。


    这40年,我洒下了自己的汗水,培养了一批批学生,参与了一项项管理,也获得了一个个荣誉。或许说,几乎囊括了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所能收获的头衔。


    我出生在农村,全家四代从事教育工作,八十年代洪洞县委、县人民政府授予过《教育世家》的光荣匾。记得小时候,饥饿常常伴随着我们一大家,红薯叶、白菜团算是母亲做的最好的主食。我曾亲眼目睹在三年困难时期,一家人断了粮,父亲仍步行四十里地,赶往任教的村庄小学上课。就是这次,误了学生十分钟的自习,这也是他此生中惟一的一次失职。然而这并非寻常的十分钟,却使我们全家老少绝处逢生。父亲学校的校长听说我们一家两天揭不开锅盖,他派人送来了半布袋胡萝卜。当时母亲非常麻利地拉着我们兄妹几个给来人磕了头。后来父亲多次提到此事, “这半布袋胡萝卜的价值无法估量,是它救了我们全家人的生命。”那悲戚哀叹的一幕至今常萦心怀“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我们这批老三届学生很快被甩出了校门,我重新回到了生养的故土,便同村里强壮男劳动力一样,开始了无休止地劳作。


    一个偶然的机遇,我被推荐去村校当了一名民办教师,这是我的梦想,也是祖辈的期望。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改变。我忘不了每天一大早和同学们跑步的情景;忘不了我所代班级的教室是由道光年间的一个戏台改造的;忘不了燕子、麻雀、蝙蝠经常飞到教室屋梁上,抛洒一些污物捣乱;忘不了学生用的课桌板凳均属于简易型的;忘不了学生上课嗷嗷待哺的目光;忘不了老师们用的办公桌是由原来庙宇里放供品的条型供桌代替的;忘不了每天抽时间去学生家里走访和家长祈盼的眼神……。


    七十年代末,生逢其时的我幸运地成了一名公办教师。我被调到邻村初中任教,这段经历,成了我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四年中,我从教师到教导主任,从教导主任到到副校长,但我一刻也没脱离教学,我象发疯一般把全部身心扑在教学上,用心灵呼唤学生们的信心和求知欲望。没想到竟创造了这个村教育史上的辉煌。那一年我在县人民剧院作为模范代表大会发言。这使我高兴地认识到教师的作用和教师工作的意义,让我这个普普通通的教育工作者真正感受到了做人的成就感和幸福感。


    八十年代初,上级调我去教育局工作。一任十四年,我从教研员到教育股副股长,从办公室主任到副局级督学,每天心无旁骛地专注在我深爱的事业里。这期间我们创办了《洪洞教育报》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人才,在全市形成影响;这期间我几乎走遍了全县所有中小学,参与了教研活动,给学校一线的教师带来了发展机遇;这期间我经历了县上改善办学条件,加大县乡两级办学力度,广大农村城镇,第一次出现了“最好的房子是学校”的喜人局面。这期间我还在工作之余先后有教学论文、诗歌、散文见诸在《中国教育报》《山西教育》等各种刊物上。


    九十年代中期,我从教育局调到赵城教办任主任。10余年来,我把实施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努力办人民满意教育成了工作的主旨。我们热情讴歌了全镇投资4000余万元、38所学校告别危房的先进典型和感人事迹,充分调动了全镇各界捐资助学、尊师重教的积极性;创办了全省第一份基层教育刊物,计360余万字的《赵城教育》受到了国家教育部的表彰;主编了80余万字的教育珍藏版《跨世纪耕耘》省作协、山西报刊社、山西日报社、山西电视台等在省城联合召开座谈会,山西新闻联播播放了会议实况;全镇先后荣获了国家级牌匾10块,省级牌匾36块,市级牌匾68块,县级锦旗56面,牌匾镜框236块,创造了这一个时期赵城教育的辉煌……。


    二十一世纪中期,我从教育工作岗位上退下来,被聘任为县老年体育协会常务副主席,具体分工让我负责网络宣传,及时报道县上全民健身活动的开展情况。同时兼任东方体育日报《老年体育》《门球周刊》驻洪洞新闻主任、三晋文化研究会会员、大槐树移民文化研究员。我想,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共产党员,只要身体允许,就应该义不容辞地为党、为家乡做点事情。我荣幸连续四年被市评为“网络信息工作带头人”被国家《东方老年体育报》评为“优秀新闻通讯员”。


    回顾这40年,我为了教育工作的发展,把教育看作爱,爱使我如醉如痴忘记一切,爱是我坚持不懈的源泉。当我欣慰地看到一栋栋美丽的校舍拔地而起,一间间设施完备的实验室投入使用,更多名师走进师资相对薄弱的学校,优质的课程通过互联网传入偏远地区,义务教育阶段优质资源的覆盖面逐步扩大,教育事业协调发展。无论怎么样的困扰、质疑、非议甚至是刁难,我都能忍辱负重,不辞辛劳。在我看来,为了教育事业,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这40年,我从未度过一个像样的寒暑假。即使父母长时间因病卧床,我也只能晚上骑自行车从单位回到8里之遥的村里,白天照常上班,从没有耽误过工作,反而是乐此不疲地携手与教育者共同成长,在新得教育理念下,我经常与校长探索新的管理模式,与教师试验新的教学方法。让教育改革充满无限的生机和活力,我聆听专家讲座,与教师促膝而谈,介绍名师成功,也分析失败。教育者的实践是我成长的土壤,而能给师生哪怕是一点的触动,也将是我最大的满足。


    这40年,我积极参与教育的进程,我是教育的实施者和操作者。尤其是近年来,教育事业的发展有了更为生动的变化,九年制义务教育,教育均衡化发展以及免除学杂费等一系列利好政策的落地,让更多孩子享受到更为优质的教育。如今的校园已达到五化(硬化、绿化、净化、亮化、美化),学校俨然一座美丽的花园,整齐的绿化带、平整的水泥操场、文化气息浓厚的教学楼走廊、拔地而起的教学楼、宽敞明亮的教室、塑胶跑道的操场、科学实验室、音乐室、舞蹈室、图书室、书法绘画室、各种功能室一应俱全。师生们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中工作学习……我记录了这些动人心弦的故事,把教育者的责任和奉献精神播种到孩子们的心田。


    这40年,我一直孜孜不倦地专注研究教育教学,始终走在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前沿,我先后在各类报刊发表300余篇教育教学论文,60余篇获国家、省级奖励。其中《谈校风》《小学语文与录音教学》被省教育学会评为教育论文一等奖;《第一次走上讲台》被中国教育报评为一等奖;《关于中小学生伤害事故的思考》入选“中国世纪英才业绩与论著征集活动”,被评为二等奖;关于减负问题的思考》在世界华人文化中心(香港)交流并荣获国际优秀论文奖。


    这40年,我的努力付出换来了累累硕果。先后18次荣获国家、省、地、县“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称号。著有歌颂家乡变化的诗歌、散文集《贾北安文集》《故乡月》《故乡云》《故乡雨》《素质教育探微》其中《贾北安文集》获临汾市五个一工程奖。合编《赵城民间故事选》100余万字的《赵城镇志》执行主编《洪洞广播电视志》与女儿贾莉合著《赵氏孤儿出生地之触摸》洪洞教育界唯一入编《中国教育界名人大字典》黄河新闻作了报道。我也有幸加入山西作家协会,同年加入中国散文家学会。


    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进入新时代,我相信,一条更好、更公平的教育之路在中国人民的脚下铺展开来,中国教育将朝着更高质量、更加公平、更有特色、更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奋力前行,成为托举民族复兴梦的强大引擎。作为一名老教育工作者,我要在习总书记的新时代,把奋斗、进步与奉献作为衡量人生价值的标尺,向其倾注一份深厚的感情,不忘初心,不负使命,身体力行地支持促进教育改革发展,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不平凡的业绩,用充满诗意的劳作编织自己生命中锦绣的第二春,用热爱和奉献为家乡的发展再立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