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饺子里的爱

时间:2023-12-21 15:21  点击:369 作者:邓育秦 来源:万荣老体协

   “冬至大如年”,我们这里的习俗,冬至这天,都要吃一顿羊肉饺子,“穷年不穷节”,即使是再穷的人家,也要买上一小块羊肉,擦些胡萝卜包顿饺子。


     小时候,每年的冬至,母亲都会带着我去给外婆送羊肉。远远地就看到外婆在门口和邻居们一边闲聊,一边不时地张望着我们来的方向。


     看到我们,外婆总会颠着小脚快走几步,伸出戴着顶针的像凿子一样的手,摸着我冻得通红的小脸,一脸心疼地问:“宝贝呀,冻坏了吧?”我边抽鼻涕,边摇头,说:“我才不怕冷呢。”


     我怎能不怕冷,只是惦记着外婆家的好吃的,甜甜的红枣,酸酸的杏干,香香的馍干,脆脆的麻花,花花绿绿的糖果,还有外婆做的一桌子的好饭菜。


     到了家里,外婆从顶棚上吊着的小铁钩上取下小竹篮,把好吃的统统倒出来,咧着缺牙的嘴笑眯眯地看着我吃,我让外婆和母亲也吃些,外婆说,牙口不好了,嚼不动,母亲也说她不爱吃,一番争执推让后,好吃的就跑到了我嘴里。那会儿,我曾为外婆和母亲惋惜,觉得她们没有口福。长大后才明白,外婆不是嚼不动,母亲也不是不爱吃,而是不舍得,她们不过是想把最好的留给自己的亲人。


     十三岁那年,我到外地求学,第一次出门在外,想家想得难受,等到星期六,便和同学们步行着赶回家。一进门,就看见了外婆,原来她早就赶过来在家等我了。见到外婆,我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外婆,我想家了,我想吃您包的饺子。”外婆不停地安慰我:“不哭不哭,我这不是来了吗?给你包饺子,吃了就不想家了。”说完擦了擦眼泪,就开始和面,包饺子,煮饺子,我终于在暮色低垂时吃上了热腾腾、香喷喷的饺子,外婆坐在一旁看着我,满眼宠溺。


     又是一个星期六,正赶上冬至,前两天刚下了一场鹅毛大雪,我和同学们不顾天寒路滑,一路跌跌撞撞地往回赶,母亲也早早守在村口,翘首期盼着我的到来。回到家,已是暮色苍茫,漫天的星光倾泻而出,洒落在天地间,映得雪地上波光粼粼。当我换下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正准备关大门时,看见了走在雪地里的外婆,我惊喜地喊着外婆,外婆也高兴地说:“你回来了,看我给送什么来了?”说着,扬了扬手里的小包裹,眉眼笑成花。啊,羊肉饺子!


     外婆知道我要回来,煮好饺子,盛到碗里,包了一层又一层,就那样抱着包裹,颠着小脚吃力地走过崎岖的雪路,跨过破旧的土桥,密密麻麻的脚印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我跟母亲搀着外婆往家走,唠唠叨叨说着话。吃着温热的饺子,看到外婆凌乱的白发和额头上沁出的汗水,我的心像被什么撞了一下,眼泪不争气地掉落下来,我问外婆这一路累不累,她揉着我脑袋轻声说:“不累,外婆是披着星光来的,脚步轻巧得很哪。”那会儿的我还不明白,要怎样披着星光行走才会不累,只记得那天的饺子分外香。


     如今条件好了,我领的退休金可以买好多羊肉,可是外婆却不在了。50多年了,每到冬至,我就会想起外婆的羊肉饺子,以及星光下雪地上那一串串细碎的脚印……(万荣老体协  邓育秦)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