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我的铁路情缘

时间:2023-11-08 11:21  点击:1052 作者:梁醒民 来源:十七局老体协

  1970年5月我报名参加了由太原万名知青组建的山西铁路建设兵团,去繁峙修建北京一原平的战备铁路。从此便与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地自然条件十分恶劣,整天风沙弥漫。为了加快施工进度,指挥部多次组织大会战。会战期间,我们早4点出工晚8点收工,披星戴月风餐露宿。在工地上我们使用着最原始的工具,用铁锹、洋镐将土方挖出装滿小平车。喊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号,飞快地将平车推向几米高的路基上。姑娘们两人抬一筐土上下穿梭着,肩膀磨破了都不肯休息。小伙子们将大石片绑在木杆上做成石夯,喊着号子将路基砸的瓷瓷实实挥汗如雨。吃的是高粱面窝头,喝的是蒸锅水。再苦再累大家只有一个信念,早日修通京原线,青春无悔做贡献。我们与铁道兵肩并肩用鲜血和汗水铺就了京原铁路。1972年京原铁路全线贯通,我被分配到太原铁路机务段。入路那天我望着胸前佩带的路徽心潮澎湃,儿时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经过短暂的培训,我上了模范包乘组5172号蒸汽机车跟车实习。记的第一次登上机车担任榆次一临汾间货运列车时,对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好奇。列车发车起动时,司

  机呜笛一长声洪亮震撼。接着大开汽门,由于车轮打滑发生空转,震动的铁道都仿佛在颤动。烟囱喷出的一团团浓烟白雾,给人以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感觉。进入干线后列车风驰电掣负重前行,司炉与付司机交替着将润湿的煤一锹一锹投进烈焰升腾的锅炉内,袅袅白烟铮铮轮声。机车的呜笛声与铿锵有力的排汽声组成一支和谐的交响乐。在师傅的帮助教诲下,我很快便胜任了司炉工作。在蒸汽机车上当司炉是非常辛苦的,恶劣的工作环境,繁重的体力劳动。夏天驾驶室如同一个大蒸笼,冬天驾驶室四处透风、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在长大上坡道机车喘着粗气艰难地爬行着,司炉不停地往锅炉内投煤、注水。火光映红了脸厐、汗水浸透了衣裳。稍不慎就容易发生途停亊故。列车进入隧道后,机车冒出的黑烟倒灌入驾驶室内令人窒息。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司机都的将头部伸出窗外暸望前方线路。一趟车下来三人浑身上下就像刚从煤窑出来。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我们园滿地完成了晋煤外运、输送旅客、抢险救灾的任务。1976年新加坡总理首次访华去西安参观,乘坐专列途经太原。为了确保安全,领导安排我们机车为专列压道。一路上我们密切地注视着前方线路,生怕有半点闪失。到达临汾站约十分钟后,专列后续跟进,车厢两侧悬挂着国徽庄严肃穆。望着牵引专列的西德大马力内燃机车,羡慕之余心想什么时侯我们也能用上先进的火车头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我们用上了电力机车。明净的车窗玻璃、良好的暸望视线,夏有空调、冬有电暖。多拉快跑,列车就像腾飞的巨龙在千里钢铁大道上纵横驰骋。

  我女儿在铁路建设单位工作,修建青藏铁路、杭甬高铁时,我与老伴去工地看望过她。工地上看不见人海战术的影子,听不到打夯的号子声。大型吊车将钢筋水泥送到几十米高的桥墩上,一座座桥梁拔地而起。大型铺架机将钢轨铺在线路上一铺几十米,隧道内盾构机在掘进,安全高效。吃的是营养丰富的自助餐,住的是空调房间。与当年我们修建京原铁路时今非昔比有着天壤之别。如今我国的铁路建设日新月异,高速铁路四通八达。铁道线上,重载列车呼啸而过,银色动车贴地飞翔。我与女儿同为铁路人、两代铁路情。我们为祖国铁路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感到骄傲自豪。在党的坚強领导下,明天会更美好。(十七局老体协 梁醒民)


王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