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遥忆当年儿童节

时间:2021-06-02 10:12  点击:263 作者: 王会亮 来源:芮城老体协

     我终于明白了,令我久久不能释怀的是一种记忆。随着年龄的增长,孩时的儿童节,已成了一份渐渐远去的怀念,但它却让我在岁月的长河中无数次地回味,每一次都有新的滋味。


    我的家乡是一个典型的山庄窝铺,村南一眼破旧的窑洞,储藏着我小学生活的全部记忆。那时候,贫穷和落后是家乡的代名词,我们山里娃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走出山村,六一儿童节就成了我们走出大山的唯一希望。我记忆中的儿童节,是在乡镇所在地的中心校举行。当时间的脚步踏入五月下旬时,我的心便和“六一”纠缠不清,儿童节就成了心里的期盼、嘴里的念叨、夜里的梦呓了。终于,节日就来到了我的眼前。一大早,我就穿着妈妈早已洗干净的衣服,在老师的带领下,开开心心得前往中心校。


    中心校偌大的操场上,那些大村庄的学生们服装统一、队列整齐,让我们山里孩子或多或少有了几分羡慕之情。我们的“队伍”兵力太少,草席大的地方就可以“安营扎寨”。那是八十年代的初期,节日的色彩和气氛远没有如今浓厚,体操比赛是必定的项目,之后就是一些踢毽、跳绳和拔河比赛。山里娃的身份多是陪客和看客,主要任务是为别的学校摇旗呐喊、打造声势。遇到拔河比赛的时候,我就会控制不住情绪,鼓着嗓门拼命地喊“加油”,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自己可笑,至今都不知道当时是在为哪个学校哪个班级声援助威。当然,我们山里学生也有比赛的项目,每年都是《第八套广播体操》。山里学生人员稀少的队列、五花八门的粗布衣衫,以及害怕被石头绊倒习惯于抬高脚步的走路姿态,一上场就有了笑声。


    记忆中,各项体育比赛结束后,我们才能观赏到喜庆的文艺节目。那个时代,跳舞的男孩好像不多,一个个小女孩涂着红脸蛋、描着细弯眉,手持花环,或扇子,像一群花蝴蝶一样翩跹起舞,五彩缤纷的舞蹈裙在阳光下打着旋儿,映入眼中的是一圈圈美丽的涟漪,亦在我的心海中激起了浪花朵朵。


    时间总是很紧凑,当学校安排的节目进行完毕,已过午饭时间。我们十几个山里娃,意犹未尽、欢呼雀跃,尾随着老师在集镇的街道和商店里随便转悠,好奇和喜悦是那个时期最多的心情表露。热了,就买一只五分钱的冰棍尽情吮吸;饿了,就拿出自带的熟鸡蛋和卷糕馍,一边吃一边体会母爱的味道。


    此情可待成追忆,往事恍若在眼前。这就是我的儿童节,她像一株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在我的记忆里静静地开放。多年以后,她依然在我的脑海中倾吐芳香,依然弥漫在我人生的路上……(芮城老体协   王会亮)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