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缅怀革命先烈史连祥

时间:2020-09-03 09:41  点击:455 作者: 贾北安 来源:洪洞老体协

缅怀革命先烈史连祥


——写在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



    时间如白驹过隙,尽管岁月无情地流逝,但时代的印记却深深地铭刻着历史,记录着红军东征的沧桑悲壮。


    翻开2005年版《洪洞县志》革,第1594页的第二行,


    左木乡霍家庄前庄村,史连祥烈士的英名跃然纸上。在这滴着鲜血的烈士名录上,详细地记载着他牺牲时的部别职务是红军第十五军团战士。出生年龄是1921年,但其年龄与亲人描述有异议。据连祥烈士的侄儿史龙魁先生回忆,他伯父连祥是属龙的,当时参军时已经结婚,出生年龄应为1916年。烈士名录上还记载着他于1936年红军东征时参加革命,同年在陕北作战时牺牲。为了传承红军精神,不忘初心,我们很有必要追寻革命先辈的足迹,走进史连祥烈士的英雄历史。


    史连祥烈士出生在洪洞县左木乡白村社前庄的两孔破烂不堪的土窑洞里。当时的中国社会激烈动荡,帝国主义列强入侵并妄图瓜分中国,国内军阀连续十多年混战,资本家、地主剥削阶级残酷压榨百姓,人民生活日不聊生,苦不堪言。烈士的家乡左木乡,位于洪洞县西部吕梁山区。人烟稀少,交通不便,经济十分落后。人们虽终年劳作,仍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倘若遇到干旱,粮食减产,经常断粮,人们只能依靠挖野菜、剥树皮,吃糠咽菜勉强度日。苦难的连祥,兄弟5人,他排行老大。全家十几口人,吃了上顿没下顿,只能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仅靠父母租种地主的贫瘠土地来维持生计。


    为了减轻全家生活的重负,小连祥从6岁开始,就跟随父母上山砍柴、割草、挖野菜、放牛等,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他的人生从起跑线上就面临着意志的磨炼。他经常耳闻目睹到父辈们受尽地主的剥削欺凌,连祥幼小的心灵里早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他在艰辛的童年里,少有欢乐,只有痛苦、郁闷和无休止地劳作。他慢慢地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会了吃苦,学会了忍耐,学会了靠自己的双手劳动,学会了用自己的肩膀承接生活的重负,从而形成了他适应生活、不畏困难和与命运抗争的性格特征。


    我们循着连祥烈士的遗迹,穿越时空,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据山西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洪洞红军八路军纪念馆资料显示:1935年,在日寇加紧对我华北进行侵略,中华民族危机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山西军阀阎锡山不仅不抗日,而且把沿黄河二十余县划为防共区,构筑碉堡地带,妄图挡住红军东出抗日的去路。为了打破国民党军队的封锁,打通抗日路线,推动全国的抗日救亡运动,1936年1月15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签发了“关于红军东进抗日及讨伐卖国贼阎锡山的命令”。史连祥烈士是1936年红军东征时参军的,当时参军的部队是由徐海东为团长的红十五军团。


    我们又找到解放军第39军116师(116师前身隶属于红十五军团)师史(1935年9月一1937年8月),上面记载,红军东征在临汾17个县、3746个村庄进行抗日宣传,播撒革命火种,犹如春风融化了饱受白色之苦的广大人民心头的寒冰。仅在临汾就建立各级苏维埃政权组织43个,扩红3125人,占到东征红军扩红总数的40%以上,筹款数目应占到东征红军筹款50万元总数目的大部分。值得一提的是,邓小平同志在洪洞双昌、罗荣桓同志在洪洞白石都亲自领导了扩红工作。当时临汾以及周边的洪洞、襄汾、浮山、古县等有大批贫苦农民和青年学生踊跃参加红军队伍,并随红军回师陕北,他们之中的大部分在以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都为国牺牲了,只有少部分解放以后又返回家乡山西工作或回村务农。


    早在80年前,一个穷苦的庄稼汉子,是怎样的一种力量,支撑史连祥烈士义无反顾地走上革命道路的?又有谁知道他在革命道路上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据连祥烈士侄儿史龙魁先生回忆,当年和伯父连祥一块儿参加红军的左木籍霍家庄北庄自然村,老红军离休干部李蛋娃老先生说:“史连祥烈士参加红军时全家人都不知道,非常悲壮,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还之势。 我和连祥是一块儿参加红军的。其实,他早有参加红军的准备。当时红军东征在山西,红十五军团深入到洪洞县农村,向贫苦农民宣传党的政策,启发我们的觉悟,发动我们抗粮、抗税,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搞得轰轰烈烈。连祥亲眼看到红军对老百姓很好,的确是人民的子弟兵。他们帮助没有劳动力的人家挑水、砍柴,这样就产生了参加红军的念头。当时他只是考虑到自己是家里的长子,而且又刚结婚不久,恐怕家人不同意,所以他始终没有给父母、妻子透露参加红军的消息。其实,他也能意识到,参加红军以后恐怕是和父母、妻子很难相见了。当然他心里也很明白,告诉了父母、妻子又有什么用呢?他们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所以,他一反常态,狠下心来,就干脆不告别了。” 这或许是连祥烈士一生中最感痛苦的事情。


    李蛋娃老先生回忆说:“那一天,还下着小雨。我们和同村的几个伙伴到万安集市,正好碰到红军在集市上召开群众大会,宣传红军的主张和政策,号召贫苦农民翻身当家做主、分田分地,积极投入到抗日救国的革命事业中。当我们看到大批贫苦农民和青年学生踊跃参加红军队伍时,21岁的连祥毫不犹豫,就果断地报了名。他还对同伴们说:“你们回到村里不要忘了给我家人捎个信,就说我参加红军了”。其中一个同伴向他说:“你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应该回去和父母、妻子告个别,顺便看看自己的兄弟吧。”连祥十分镇定地说:“我参加红军的决心已定。这一回去,父母和妻子还能让我走吗?”就这样,我和史连祥毅然决然参加了红军,硬是挥泪告别了生养我们的家乡。参军后,他被编入红一军15军团,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红军战士!谁知道,这一别,连详烈士与亲人竟然是生死诀别。”


    史连祥烈士究竟在哪儿牺牲的呢?烈士名录上只是记载着他在陕北作战时牺牲。其实,具体战役和准确地点至今还是个谜。据红军李蛋娃老先生回忆说,他们在陕西米脂的一次战役前见过一面,再后来我们随同各自的部队南征北战,多次打听他的情况,也没有音信。我们按图索骥,反复彻查了《米脂县志》,在第二十一卷《军事志》第二章《战事战例》第一节《战事纪略》中发现,1936年6月,国民党对米脂发动军事围剿。米脂地方游击队与国民党86师部队多次作战,后因力量悬殊而失败,据记载当时红十五军团并未参加这次战斗。


    我们又搜寻红十五军团1936年在陕西米脂一带的踪迹。据榆林日报《红军东征、西征时经战榆林之历往》报载:红军东征回师陕北后,红一军十五军团遵照毛主席党中央的部署西征。


    1936年5月18日,中共中央在延川县大相寺村召开会议具体制定向西征战陕甘宁边区的军事方略,同时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布西征命令:组建西方野战军,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聂鹤亭任副参谋长、刘晓任政治部主任,指挥以红一军团第一、二、四师组成西征左路军,由左权任代理军团长、聂荣臻任政委;由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为政委、陈奇涵为参谋长、王首道为政治部主任指挥红十五军团第七十三、七十五、七十八师组成的西征右路军,中路军由第八十一师单列组成。会议还确定了红军西征任务三个要点是:“以发展求巩固”,即巩固和扩大陕北革命根据地,扩大红军,打击陕北三边(定边、靖边、安边)地区的国民党反动势力;创造新的陕甘宁边区革命根据地,打击当地反动军队封建势力而进一步壮大红军力量;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会师,促进西北地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发展。


    同年5月19日,红十五军团从驻地向西北进发,经安定王家湾村向榆林境内靖边、定边、安边方向攻进前进。5月27日,七十三师首战攻取三边重镇宁条梁(属靖边辖),28日下午,七十五师(师长韦杰,政委刘幼安,即刘震)兵临安边城下,当晚8时许,红军从安边城垣四个方向发起强攻,激战一夜未克。6月1日赶早,军团集中七十三师(师长赵凌波、政委陈漫远)、七十五师、七十八师(师长韩先楚、政委崔田民、参谋长钟伟)三个主力师强攻安边城西,激战数小时后仍未克,3日后右路军总部指示留七十八师继续围城,并命七十三、七十五师转进定边西南山区,策应红一军团行动,由于安边地势开阔,城墙坚固,加之城内守敌拼死抵抗,致以后一月内攻城部队多次实施猛攻突击、挖掘坑道爆破等战法均未奏效。安边地处榆林西部,是连结陕、甘、宁、蒙、绥、晋省区商贸往来、军事运兵枢纽的交通要道。


    我们永不言弃,继续搜寻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副司令员、开国少将王耀南将军在他所写的《坎坷的路》一书中回忆:1936年初夏他所在的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工兵连正在围攻甘泉,有一天,团参谋长耿飚突然通知他速去安边配合协助红十五军团夺城。赶到后他才知道安边城虽不大,但城墙又高又厚,四周开阔平坦,易守难攻……连队当时选择在城墙四周分别抓四处坑道实施爆破,可城墙虽被炸开但城池还未攻克。他在这次安边战斗中身负重伤。由此可见,安边城的坚固和守敌的顽抗程度。至7月17日,西征军总部决定撤围安边。安边攻城历时50天,红十五军团三个师加红二十八军一个军和红八十一师均参与了围攻安边之战,并付出伤亡近千名红军战士的沉重代价。据推测,史连祥烈士很可能就在这次战役中,不幸壮烈牺牲。他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把有限的生命献给了中国人民为自由、解放而斗争的伟大事业,他的牺牲和无数烈士一样重于泰山。


    1952年,洪洞县人民政府为了纪念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牺牲的烈士,专门在大槐树祭祖园第二代古槐正南修建了革命烈士碑亭。烈士亭下,竖起六面巨碑。首面碑上,镌刻着山西省原省长王世英“歼敌灭寇实壮烈,洪崖古洞出英雄”的题词,接着是洪洞县原县委书记张耀廷撰写的槐乡儿女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的英雄事迹。碑文的开头气壮山河,给予革命烈士极高的评价:“伟大的抗日战争与人民解放战争已取得全部胜利。我洪洞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以最英勇顽强的姿态和敌人进行了尖锐残酷长期而又复杂的斗争,涌现出不少的英雄模范人物,创造出无数可歌可泣事迹,以自己的头颅热血写下了光荣的史页,表现出中华民族的优良品质,黄帝子孙的高尚气节。在此全县人民发起建亭纪念之际,不禁令人发生无限的哀悼与无上的敬意。”石碑的背面,刻有洪洞县在战争年代牺牲的3114名革命烈士的英名,史连祥烈士的英名位列其中。每年清明节,洪洞县党政领导、群众、学生都要到烈士亭前祭扫,宣读祭文。左木乡山头村史家后裔也都亲自前去烈士亭祭奠史连祥烈士英灵。


    洪洞人民具有诚信仗义、耿直豪爽、忠勇强悍、敢为人先的地域精神特点,作为一名优秀的洪洞儿女,史连祥烈士用生命诠释了洪洞人民的这种优良品质。 2014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烈士纪念日的决定(草案)》设立烈士纪念日的决定,以法律形式将9月30日设立为中国烈士纪念日,并规定每年9月30日国家举行纪念烈士活动。这天正好是国庆节的前一天,目的是让全国人民永远不要忘记有无数烈士的前赴后继、奋勇献身,才有我们国家今天的繁荣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史连祥烈士用青春鲜血铸就了爱国情怀、民族气节、英雄气概。他留给我们的红军精神、红色记忆、红色传奇、红色财富,需要我们永远记取、永世传承,永远激励我们奋勇前进。


    谨以此文,深切缅怀史连祥先烈!


王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