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我家家风是“六不一做”

时间:2020-07-07 09:12  点击:515 作者:郑振虎 来源:陵川县老体协

    什么是家风?家风是指一个家庭或家族的传统风尚。也就是说一个家庭的生活方式、文化氛围即构成了家风。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家风。尽管内容不尽相同,但都道出了中国人淳朴、厚重的家风,中国人忠厚传家、勤俭持家、文明治家的真谛。这些家风,看起来好像都是一些零碎而不显眼的“小节”,但汇合起来便是系统而了不起的“大德”。她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文明治家的优良传统,也是我们建设团结、和谐、民主、富强、文明社会不可缺或的基本道德准则。应该大力提倡和发扬!


    我是一名退休老教师,今年79岁。我家也有家风,概括起来就是“六不一做”。即不说脏话,不骂人;不说谎话,不骗人;不偷东西,不坑人,老实做人。也就是说,要文明礼貌,诚实忠厚,善待他人等等。这是从我父辈传下来的。父亲没有上过正式学校,仅上过一个时期的私塾,读过《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和《朱子家训》等一些小书。大概是受孔孟之道的影响吧,他文化水平虽然不高,家教却很严。经常给我们讲为人之道,处事之规。他对我们说:站,要有个站相,坐,要有个坐姿,走,要有个走势。稍一发现家人有不对劲的地方,就严加管教,生怕我们学坏。


    上世纪50年代初,我在读小学二年级。记不清是什么原因,和邻居家孩子吵嘴打架,他用指甲抠破了我的脖颈,我用拳头不小心打出了他的鼻血。他爸爸到我家告状,我父亲见人家孩子流了鼻血,便非常严厉地呵斥我:“你怎么打人了,我平时怎么跟你说的!”说着照屁股踹了我一脚。要不是我的两只手先着地,说不定鼻子也会出血,弄不好还会掉几颗牙齿。 妈妈在一旁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爱怜地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嘟哝了一句:“那也不能这样打孩子呀!”父亲还是不依不饶地说:“有理没理,先管自,管好自己,再去评理。”接着还是罚站,让我反省,好一顿训斥。他说:“泛爱众而亲仁,你怎么能打人呢?咱家的规矩是什么?你给我站着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吃饭。”还有一次,我和小伙伴一起玩耍时,无意中学着大人们讲脏话,被父亲发现后,回家挨了训、吃了打。从那以后,我便严守约法,不敢越雷池半步,终身恪守。


    父亲是个商人,诚实守信是他一辈子的本分。他开的油坊,不仅油的品质好,不掺假,而且,老不欺,少不哄,在当地享有盛誉。1951年,在全国各界爱国人士为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的运动中,慷慨解囊,拿出两石(一石十斗)小米,捐献了飞机大炮。他对我们说,没有国就没有家。抗美援朝是保家卫国,我们不支持谁支持?当时我也不懂多深的道理,反正我这个少先队小队长,带领小朋友们仿效大人的做法,把自己的零花钱也捐献了出来。


    一个好的家风、家规,就要让其继续传承。当我的子女稍懂事时,我便告诉他们这“六不一做”家规。生活中一旦发现他们中哪个有不规言行,就提出批评,严重的甚至打屁股。孩子们年龄大了后,虽不能再打屁股了,但从来没有放松过对他们的严格要求。孩子犯了错我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摆事实、讲道理,帮助孩子认识错误,改正错误。


    大儿子在太原上学时,假期正赶上村里唱好戏。剧场没有座位,大家一窝蜂似的拿着座位往剧场挤,我儿子拿着板凳,被人挤得东倒西歪,磕破了维持秩序民兵连长的头。听说后我第一时间把人家送医院治疗,并负担了全部医药费。事后还带礼物到他家赔礼道歉。儿子不理解,认为自己不是故意的,要不是别人挤,不会磕着他。我对儿子解释说,不管什么原因,总是咱的板凳磕破了人家的头,有了错,就要敢于承认,出了事,就要敢于担当。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应该严于律己,宽厚待人,“让人一步天地宽”吗!


    实践是培养孩子们优秀品德的最好途径。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家里修新房,除匠工外,贴零工,搬材料,做饭、烧火、担水,我和老伴带领孩子们自己干。不仅节省了一大笔费用,还让儿女们经受了劳动的锻炼,体验了生活的艰辛。不过,孩子们也还听话,在校时都是“三好学生”,参加工作后,在单位踏实工作,团结同志,屡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在社会上真诚待人,是遵纪守法的模范。直到现在他们也不会说话带把儿(脏话),生气不会骂娘。


    到了孙子、外孙辈,我仍以这“六不一做”严格要求他们。记得外孙女上小学时,有一次,悄悄地拿了她妈妈的钱去买了作业本。我知道后严厉批评了女儿的管教不严,责令外孙女写出检查,深刻认识错误的严重性;让她背写“六不一做”家规,并要每隔一段时间,向我背诵一次,直到彻底改正错误为止。后来,在家规的压束和老师、同学的帮助下,痛改前非,努力学习,热爱集体。初一时,帮一名丢掉饭票的同学送自家的方便面,请她到自家吃饭(外孙女在本村上初中)。因表现优秀,后半年就加入共青团。


    这“六不一做”是我家传下来的规矩,虽不是什么大法,也不是什么全面的道德章程,但它是做人的起码要求,对一个人的启蒙教育,乃至一个人的成长、成才,都是不可缺少的道德因素。我希望它能够代代相传,并发扬光大。(陵川县老体协 郑振虎)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