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是该想想了

时间:2020-04-14 09:11  点击:382 作者:薛玉凤 来源:洪洞县老体协

   时至惊蛰,却丝毫感受不到哪怕一丝春的气息。黯然神伤的我,整天无精打采地窝在家里,倚窗眯眼遥望远处,内心更是一片空洞。即便看到老体协团队中各位领导宅家的精彩表演,也提不起什么劲头。


    我是年前离开洪洞来异地过年的。本想在L城小住数日,结果却始料未及。年三十夜幕降临,伴随着噼哩啪啦的爆竹声响,年夜饭终于开始了。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周围有说有笑,祥和热闹的气氛充满了整个房间,在我心里这情深意浓的年夜饭,不仅是一场物质与精神的盛宴,更是向往己久的期盼。正当儿孙们刺刺不休谈笑风生之际,忽闻,武汉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正快速蔓延并吞噬生命的信息。随后的日子里,发病率呈几何倍数地递增。这闻所未闻的毒疫必定不亚于当年的SARS啊……霎时,空气似乎凝滞。我懵了!怎么回事?整个人瞬间陷入沉思!    


    还好,有不幸中的万幸。值得庆幸的是,在我们的身后有强大的中国共产党的有力领导,我国有明君,朝中有贤臣,州里有廉吏,世间有良民。这是社会主义制度先进性的再一次充分体现,也是我们战胜疫情最大的动力和底气,非他国可相提并论。党中央一声令下,“全民抗疫,众志成城",封城堵路,宅家避祸。勇者请缨,医者逆行,挽回恶局,拯救生命。


    就此 ,这疫情让全世界静了下来。过往,人生匆匆,社会繁忙,当下,却像极了慢节奏的电影播放。人们都被迫慢下来,开始冷静地反思过往,思谋未来。


    疫情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疫情已敲响反醒的警钟。我们人类是何等渺小,生命又是如此脆弱!人类乱捕杀、滥采伐便是自然界的忌讳。在动物界,蝙蝠和老鼠虽属小型生物,却都具有强大免疫力,很多动物的死亡都是因为摄入了它们身上携带的毒素。平时这些小动物并没有搔扰我们人类己是很庆幸了,而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却为了一些特殊原因对其捕之、杀之甚至烹食之,岂不是自找麻烦!何等无知啊!人类要与自然和谐共处,要敬畏自然,这已是丫丫学语的孩童都明白的浅显道理啊!


    每次我想到这里,只能无奈地自我安慰,以使自己能"安居乐业般地"静下来。至此,就这样,打发一天天重复不变的日子。在这诺大的“围城"里,出出进进,做着一日三餐的“佳肴”,聊着一些再平常不过的家事。不时陪孙子读读书,浇浇花,望望远处一座座高大冰冷的水泥建筑,想象着建筑群里的人们此时一定跟我一样都迫于无奈,被关在一座座不同大小的水泥笼子里,似一只只可怜的小动物。过着“不同凡响的特殊节日”--春节和元宵节。期间穿插地庆贺了三个家人的生日。偶尔,在楼隅遇见邻居女主人,与之相互提醒,寥寥数语,女主人都是不屑一顾,我亦摇摇头而后无语……此时场景,岂不是正如钱钟书先生《围城》里所写:“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防控期间,人们何尝不是这样呢?


    疫情期间,大家都有了足够的时间,当然也包括我在内,从网络里了解明白更多信息。


    历史的进步,让我们人类有了太多的尊严和享受。然而,这场不期而至的瘟疫,使每个人都显得那样恐惧不安与无措,一切的解释又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无奈,我们只得选择各种形式的隔离。


    看,平时车水马龙的街道空了,静了。静下来想着,自古人人皆礼赞英雄,但称赞的同时更应该敬畏自然,理应顺势而为。那些“逆行抗疫”英雄的感人故事本不需要,因为在故事的背后,有着太多生离死别与绵绵泪水。正如唐朝诗人王维、白居易的诗句:"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自然孕育万物,万物汇聚星球,星球承载生命,人类理应感恩生命自身存在的形式,人类更应与自然和谐共处。今天贪吃,带来瘟疫;明天采伐,破坏环境,谁知后天又会带来什么呢?诗圣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所描写的生机勃勃的自然景象何时又能得以再现呢?


    曾记得,多年前看过一部美国影片《库乔》。说的是三十几年前的美国,某一户人家养了一条十分训服的狗,取名为“库乔”。一天主人带狗外出,狗发现一只兔子,就飞奔到洞口去抓。不料,这动作惊动了隐藏在洞里的菊头蝙蝠,蝙蝠四散飞起还咬伤了狗鼻,将毒素传播给狗,狗产生病变最终成为一条恶犬,咬死周围多名邻居。有一天女主人和孩子坐在车内,恶犬看见后就一次次地扑向车窗玻璃,意图袭击她们。警察闻讯赶到后欲拔枪救人,结果反被恶犬咬死,随后他的丈夫赶到,想尽办法、用尽全力才将这只已经变态的恶犬打死,所幸地是最终救出了被困于车里的母子们。影片从头到尾都给人一种残忍、揪心和恐惧的感觉。联系当下这新冠病毒的事件,何尝不是大自然借野生动物对人类进行的惩罚呢?这血的教训难道还不足以使自诩为大自然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幡然醒悟吗?


    我想,在这穹隆之上,是否还有其它星球也适合地球生命圈的繁衍呢?被稀释的生命,是否会再次焕发新的生机呢?星球太小了,在这场新冠病毒的暴风雨过后,所有人类依然要拥挤在这唯一的星球上繁衍生息,所有人都需要站出来共同维护这个温暖的家园。因为这个星球不仅仅属于人类,更是所有生命共同的家园。


    这时,夜更深了,我似乎看到蝙蝠挥动着翅膀又一次将夜用黑幕笼罩,夜蚊在房间嗡嗡盘旋,周围一片沉寂,四周充满了睡意,想到这,我的心却还是沉甸甸的。


    2020年春节,虽没有往日的热闹,但却有着温馨的平淡。面对新冠病毒,我们各自围城。尽管近日L城防控有趋松的适度调整,但还是不可随意出行,即便如此我始终坚信,用不了多久,病毒一定会消亡,患者一定会痊愈,“逆行者”一定会平安回归;一切终将过去,一切都将合好如初。我们将与这戴口罩的春天斩钉截铁地告别,待到口罩褪去的一刻,人们仍会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待那时,春天的气息多么清新,处处会感到春的温暖,生命已然充满新的活力。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