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春蚕到死丝方尽

时间:2019-04-16 11:43  点击:312 作者:曹马良 来源:中阳县老年体协


——记吕梁市中阳县老年体协副秘书长曹马良矢志体育的心路历程

 

立志成才爱体育  矢志不移纵情预

六旬兢业献知欲  一生播撒爱心雨


     上世纪的1959年9月我在中阳县城内南街小学幼儿园入学。那时体弱多病加之父母溺爱(父兄弟三人我是唯一的香火继承人)是小学班内的弱势群体。


    有文化的父亲和学校正规化的教育环境,使我小学的文化基础知识扎实,唱着红歌,带上红领巾憧憬着自己美好的前途。


    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我和一代人的美好梦想破灭了,1968年至1972年底,是中阳县文教革委员会招生,我在中阳中学初47班高10班读完中学课程。当时课程删简,政治内容多,课堂教学和勤工俭学支农、下工厂是四年的全部生活。我的作文被老师讲评过,全校劳模会上我领奖照了相,这就是中学时代留给我的很深影响。


    73年初,我回到中阳县南街村委(当时叫大队)知青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耕种耧锄一点也不懂,去学大寨工地垒河坝、到山上挖窖烧石灰,修桥搬石头。晚上骨头像散了架似的,也不免对自己的命运前途担忧。


    当年三月,得知中阳县南街小学需要补充两名教师,贫下中农管理学校,村委有权决定人选,与我同毕业的十余人有的看不上和孩子们淘一辈子气,招工去,到军营去,到县里企事业单位去。我体弱撑不住每天的强苦力活,当教师是脑力劳动,也算逃避现实,经父亲和村委领导说合于三月十八日走进了培养我多年的母校——南街小学。这一天使我终生难忘。


    在小学,有我那时的老师和我高中同时毕业的县师范学生,还有以往师范院校毕业调过来的老师,我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了五年半。两届班主任工作加之老教师们的悉心指导和自己的不耻下问,我的教学工作和领导、同事们的关系取得双丰收,两次被学校评为先进工作者。


    工作驶入快车道,但事关我的前途仍是民办教师待遇,每月挣生产队工分,只拿国家8元津贴费。看着公办教师每月领几十元工资,吃着按月供应的皇粮,自己心里总有一种自卑感。领导了解了我的心事后,鼓励我,机会总会光顾向你这样积极上进的同志,希认真努力。


    1974年工农兵上大学是我们那一代人的梦想,我被学校推荐到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深造,县教育局同意并盖章,让南街村委研究通过后送表上报。村委我的学哥学弟凭借父母在生产队的势力,向村委领导发难,当了教师还要上大学,村里走不出去的青年还排队了。因此,我的大学梦就这样被破灭了。


    接踵而来的是不间断的父母催我相亲、订婚。我婉言谢绝父母和媒人,我说要一心努力工作,取得学校和广大教师的认可,争取成为国家的正式教师。


    当我在工作之余,心理不由的急躁和不安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好事降临到我的头上。一九七五年的八月底学校领导找我谈话,要我马上移交班主任工作,赶后天(九月一号)赴吕梁市教育局报到,接受为期三个月的山西大学在吕梁培训体育的学习,同时,还有各县去培训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的教师,因我县缺乏体育师资,让你去。我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领导信任有这样的好机遇,担忧的是我四肢不发达,体育门外汉,可一想自己作为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去探求新的知识还能脱手开繁杂的班主任工作,是一件很快活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培训是全日制大学体育通用教材,每天上午课堂体育理论学习(体育理论、体育卫生、运动学),下午是课外体育教学实践(田径、球类、体操、武术),和山西大学师生同灶吃饭,军事化管理。浓郁的学习气氛一百天愉快的生活,使我学到了知识,陶冶了情操。


    至此,我承担了南街学校体育教学工作,成为一名专职体育教师。工作到一九七八年九月,除完成国家体育大纲规定的授课内容外,业余时间培训了田径队,出席了县运会,取得了优异成绩,武术队汇报表演,受到了吕梁市体委的奖励和表彰。


    弃文从武,我也算是一次自身的革命。工作有成绩不由的又要考虑我的前途命运,命运也又一次光顾我到这个只求付出不求奢望回报的年轻人身上,1976年中国大地上粉碎四人帮的政治运动席卷全国,中断了十年的高考又恢复了,我作为社会青年符合报考条件,也是大学的门又一次向我招手。


    1977年,高考期间,我坐在了中阳中学的教室里考完了各个科目。文革时期的高中生加之忙于体育教学工作,理科的知识欠答了不少,落榜是预料中的事,思想情绪跌入了低谷,好些时候返不过气来。


    第二年高考如期而至,二十五岁的曹哥,再过一年高考就限龄了,但我鼓足勇气,又一次站在了高考的起跑线上,不知是考过一次适应了考场,还是找老师辅导给我起了支撑作用,考后心理有少许踏实感。当年一条龙录取由高分到低分,我达国家统招中专分数线,被山西省汾阳师范录取。通知书寄来,兴奋的一晚上睡不着觉。


    具有高中学历的我们,二年完成了中等专业学校规定的课程,我在对口的中专体育侧重班学习,既加深了专业的深造又提升了文化知识水平,镀了金,又有价,还有光。


    1980年九月,我从汾阳师范回到县教育局报到,原南街小学的校长已是中阳县教育局分管人事的副局长,知人善任,我递交了档案,拿着调令去中阳二中报到上班。


    中阳二中我工作至1984年九月,我中学时的数学老师和班主任先后担任校长,我充分施展了自己的体育教学特长,体育组同事又是原小学一块工作过的同事,几年来,我们总是承担代表中阳县赴地市参加体育竞赛的任务,多次多项为县里夺回了奖杯。1982年“雏鹰杯”全国田径通讯赛,中阳二中受到国家体委的通讯嘉奖。还为当时(80年——84年)录取达线高考体育生十余人,还为省市体校输送优秀运动员十余名。1983年中阳县体委授予山西省先进县体委荣誉称号,此项殊荣,县体委给予我奖励和表彰。


    1984年九月,县里教育部门人事大调整,出于工作的需要,我第三次回到哺育我成长的南街小学,从此我工作到2002年。全县又一次教育资源整合,把南街小学撤并到城南小学。期间我于1993年又复习报名考取了山西省教育学院体育系,二年制、四个学期的课程,当我学习到第二个学期的时候,母亲病瘫在床,父亲八八年病逝,妻子在校任教,还有两个孩子难以操持,打电话、捎信、派人找我,只好返家,我的大学梦彻底破灭了。


    我在独立建制的南街小学工作了十八年,除完成了全日制工作量外,训练运动队被山西省体委确定为省小学选材训练点,八八年验收并挂牌。1987年南街小学代表中阳县参加吕梁市运动会(四项:100米、立定跳远、跳绳、实心球后抛)我校张再平同学获得全区男子组总分第七名的好成绩。历年南街小学国家体育锻炼标准优秀率居高,学生体育整体运动水平高于其他兄弟学校,初中体育老师们反馈信息预以证实。


    2002年至2014年,我从中阳城南小学退休。这十二年是我教师工作的最后一段。2000年以来,中阳县民办学校雨后春笋般的办起了几十所,中英、培英两校聘请我兼职体育教学工作共十余年。城南为主,三校轮换,培养骨干、有效运转,我付出了难以言表的艰辛。培英小学小篮球以成体育传统特色项目,久负盛名。2013年县运会上,培英小学男子组背越式跳高,获得小学组冠军。惊人一跳,显示了我县体育运动技术水平的最新状态。2008年我获吕梁市优秀裁判员荣誉称号,是我参加桃园水泥厂邀请CBA国家俱乐部篮球队来中阳比赛裁判、1983年参加山西省马拉松比赛裁判和多年多次参加市、县各项运动比赛的裁判的总褒奖。


    1987年,习总书记在天津接见先进体育单位、先进体育个人时强调,体育强国梦与中国梦息息相关,是每一位体育人毕生追求的梦想。我一生为体育奋斗就是在实现体育强国梦,也是为中国梦的实现努力拼搏着。


    2014年七月,我光荣退休,旋即在中阳县老年体协工作,从通讯员干到竞赛委员会主任。2018年四月,中阳老年体协换届后,我选举到领导班子,担任副秘书长职务。通讯工作一改以往的每年无稿件到现在每年三十余篇,得到市老年体协的年终表彰。同年中阳竞技麻将队荣获十八届“雀友杯”国家竞技麻将团体、个人双冠军。为山西、吕梁争了光。其他竞赛项目获得了市、县优胜奖。


    2019年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年,市老体协有新的工作安排,在中阳县老干局的关心支持下,继续发挥我的体育特长,把我县老年体育工作做得有声有色,走在兄弟县的前面。以可喜的成就向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诞辰70周年献一份厚礼。只要我身体能承受一分力,我要为老年体育工作干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中阳县老年体协   曹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