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我的爷爷

时间:2019-02-12 16:24  点击:246 作者: 贾北安 来源:洪洞老体协

     邻村永乐盛世修志,乃一大幸事。应永乐村党支部书记席苏顺之邀,让我当顾问。吾虽不才,但还热爱文化,也编过几本史、志之类的,况其曾在我村兼任过党支部书记,属一任父母官,且颇有政绩。一日闲聊,席书记得知我爷爷曾在该村任教,口碑甚佳,遂让我写一篇有关爷爷的文章,成稿后,交于村志负责教育编修的候书雄,故恭敬不如从命。


    我的爷爷贾玉瑾,生于农历一九一五年春月,卒于农历一九九六年秋月,寿享81岁。爷爷自幼师从于邻村湾里赵帝箴老先生门下,赵老先生治学严谨,有教无类,惟勤不倦,凡投门下,大多成才。爷爷有慧根灵性,先生一说便知,一点就明。时间不长,爷爷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天津南开中学,后来毕业于燕京大学数学系。系中国同盟盟员、陕西省数学学会委员、西安市数学学会委员。他一生的革命精神、教育情怀、师德品质、风格独特的教育思想、和蔼可亲的人格魅力在我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成了我大半生经历中最难忘的记忆!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第一次随父亲到西安参加叔父的婚礼,那时候我刚好六岁,虽然对爷爷影响不深,但我至今清晰地记得,爷爷给我买了一件加绒连帽外套。冬天上学,只要穿上它,便会引来许多小朋友羡慕的目光。七十年代初,我新婚不久,便携妻去西安看望爷爷。谁知这次却不凑巧,奶奶告诉我们,爷爷正好到外地去讲学。我还以为无法见到爷爷,没想到过了两天,爷爷便回来了,只见他身材高大魁梧,腰板笔直,眉宇间流露出一派英气,戴着一幅宽边眼镜,一身干净的中山装非常显眼,我和妻说爷爷的确是个风度翩翩的学者。他看到我们很是高兴,顾不上舟车劳顿,问长问短。他非常关心村里的事情,当他得知我当上了民办教师,便不停地询问教育上的一些情况。我看见爷爷兴奋有加,便趁势问起了他的过往。


    至今,爷爷的话我还清楚地记得:他曾就读的燕京大学,创办于1916年,司徒雷登任校长,是20世纪初由四所美国及英国基督教教会联合在北京开办的大学之一,也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质量最好、环境最优美的大学之一,曾与美国哈佛大学合作成立哈佛燕京学社,在国内外名声大震。其存在的33年间,这所大学在教育方法、课程设置、规章制度诸多方面,对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当时,燕京大学作为那个时代中国高等教育的重要代表,一开始便与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结下了不解之缘。


    爷爷说:在燕京大学就读时曾任学生会干部,由于受进步思想的影响,亲自参加了著名的“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并积极组织学生上街游行,手执红旗,高呼口号,散发传单,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列,深受同学们的拥戴。直到1937年底,北平沦陷,日本侵略军进城,由于日本同英美宣战,燕京大学属完全美国势力的学校,被封门停办,校舍均被日军占据。一时学生、教授、工作人员等无处可去,失学失业,交通阻隔,又不能一下子全撤退到后方,即使有能力走,也不能一下子走,要秘密离开北京,辗转过封锁线,还要有人带路,才能到达后方。


    由于当时日军步步进逼,晋绥首当其冲,时值山西有一支名义上归阎锡山领导,实际领导人是中共党员薄一波成立的以保卫桑梓为宗旨的部队,即军政训练班和民训干部团。后称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简称决死队,又称新军。爷爷和其他进步学生商议,迅速离开北平,投笔从戎,抗日救国,他们6人全部加入到薄一波领导的决死队——老五团,爷爷任团部宣传部干事。这是一支由山西国民兵军官教导团改编而成,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与阎锡山合作在山西组织的一支新军。


    爷爷反复强调说,他们参军这件事家里人完全不知道。他告诉我: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是一个被纪律约束的地方,无法和自由相提并论,但生活在部队的人都有一个感受,这里追求的是 “有灵魂、有本领、有血性、有品德” 。这里是抗日军人的战场,有一种令行禁止的磨砺,有一种要求严格的锻造,让你不再拥有懒散、脆弱和不堪一击。军营的锤炼、铸就了爷爷的性格。


    时值1939年12月,国民党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阎锡山充当了反共的急先锋。爷爷与我讲,他们老五团因在一次抗击日军“冬季攻势”的战斗中,阎锡山军队临阵叛变,造成部队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地,致使战友伤亡惨重。在这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团政委发给每人两块银元,命令突围,并要求突围后,到达指定的地点集中。爷爷与河西的一个同学拼死突围,好不容易才冲出了枪林弹雨,得以生还。


    爷爷后来的情况是现居住在北京的二姑贾仙逸告诉我的:那时候,爷爷参军打战的事不知是谁透露给老祖母――爷爷的母亲,老人心急如焚,急忙差爷爷的五娘舅四处打听,经过辗转南北多次找寻,最后才把爷爷找着。当爷爷亲眼目睹到家里大哥身体不好,老的老,小的小,生活每况愈下。爷爷又想到父母,眼光高远,如何省吃俭用变卖家产,供他们读书。现在国力衰弱,家境如此,有良知的中国人都没有坐以待毙,自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如何抉择,最后,在老祖母的苦苦相逼下,爷爷只有遵从母命,他不得不改变职业,弃戎从教且奋斗终身,用教育来唤醒国民。爷爷先与乡绅王重华先生在圪塔村创办了育英高小任校董,然后,才应邀去邻村永乐学校任数学教师。


    永乐村距我的故乡一里之遥,犹如一个村一样。爷爷在永乐村教学的情况,是我第三次与省教育学会到上海考察学校,转途到西安专程看望奶奶时告诉我的。奶奶虽达耄耋之龄,说话语速较快,总是笑咪咪的,在西安住了大半辈子,却乡音未改,她如数家珍地说:“你爷爷数学功底深厚,在教学上挺有一套,在永乐学校任教的4年间,口碑极好。逢年过节,村社里管事的,还专门拿些礼品来家里慰问。那时候学校条件艰苦,说是学校,其实只有两个班,他们两个老师,村里还雇用了一个厨师,你爷爷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业,吃、住均在学校。两间破旧的教室,板凳都是学生自己带的,好多学生家里很穷,穿戴都很普通,但是学习都很用心。人们生活也非常苦,让孩子上学的家庭很少,动员一个学生上学是非常困难的,你爷爷为了多教几个孩子,经常要去各家各户动员孩子上学。”


    由于爷爷有着太多的专注和担当,有着太多的教育情怀和责任使然,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学校虽然办学条件简陋,设施陈旧,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孩子们求学求知、成人成才的理想追求。


    真正得知爷爷在永乐教学中的细节,说起来也颇有些戏剧性。1997年8月,因工作需要,我奉命从教育局回到赵城教办任主任,当时正值县上创建德育示范校,由于永乐两委班子,关心支持教育,是赵城镇尊师重教模范村,我顺势而为,把创建工作任务交给了永乐学校。一次在永乐检查工作,我遇到一位蹒跚老者,他面目红润,凝视了我半晌才慢条斯理地告诉我说:你爷爷是我的老师,他上课活的很,记得上算术课,他教我们3+2=5,不是在黑板上写,而是就地取材拿些实物,比如:粉笔头、石子、木棒等让我们围一圈,一个一个地做演习,有时候他还从家里拿些花生、红枣让我们做题,谁做对奖励谁,大家都很有兴趣。记得一次村里丈量地亩数,请你爷爷帮忙,你爷爷带上我们去。只见他在地里随便走上一圈,就知道这块地几亩几分,与尺子量的完全一样。


    爷爷在教学上方法多样,他能根据学生的学习特点因材施教,所以教学效果良好。爷爷在永乐学校一任四年,后经燕京大学同学几次联系,爷爷才不得不离开永乐村到了西安。奶奶说:“你爷爷临行前,很多永乐学生的家长,都到圪塔村来送行,其中有两名家长亲自带孩子来,给你爷爷还行跪拜礼,全家人都很受感动。”


    爷爷到西安后,依然一以贯之地实现他的理想,以教育拯救国民。所教的学生成绩优异,他多次出席省、市劳模大会,曾代表西安市到上海、杭州、福州等地编写中学统编教材。爷爷最后逝世于西安家中,当时我作为老家亲属代表,赶赴西安奔丧,亲自耳闻目睹了悼念爷爷的壮烈场面,花圈、挽联挤满了殡仪馆,学生、家长、以及生前友好、社会名流等络绎不绝,爷爷从事教育工作的史实在悼词中均有记载:“贾玉谨先生毕业于燕京大学,亲身参加爱国运动和抗日战争,目睹国遭蹂躏,悲愤填胸。你念国家积弱至此,苟不自强,奚以图存,而自强之道,端在教育。你在南开读书时,受南开大学的创办者张伯苓的影响,中国走出困境、解决面临的政治和经济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教育。教育可为中国提供懂得如何奋斗的有经验、有准备的人才。这是你终身从事教育之救国志愿的动机和信念,也是你为什么五十余年来投身教育事业、努力培养利国利民人才的原因。你为陕西教育事业的快速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你的爱国情怀、高尚德行,赢得了社会的尊敬。你的音容笑貌将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中;你为人师表、自强不息、诲人不倦、甘于奉献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沿着你的未竟事业,努力奋斗。我们将恪尽职守,为教育事业贡献我们的精力和心血!”


    爷爷一生从事教育,深爱教育事业,孜孜以求,终成大家。他将自己对教育的认识和理解高度概括成四句话,珍藏在自己的读书札记里,作为其教育思想的精髓,流传下来,非常值得我们后辈借鉴和思考,它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这笔财富,我们将代代相传,一直到永远。这次,适逢永乐村有识之士编撰村志,我将这四句话献给爷爷曾一直称为第二故乡的永乐村和教育同行,以资共勉。


    一是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教育是一种执着的大爱。朱自清先生说:"教育上的水是什么?就是情,就是爱。教育没有了情爱,就成了无水的池。"爱是教育情怀的魂魄。爱是一切教育活动的基础和前提。教育就是“以爱育爱”的过程。爱的教育过程应该是通过心灵之间相互碰撞所激发出来的情感互动的过程。


    二是没有兴趣就没有学习。这是每个教育工作者熟视无睹、习以为常的教育现实。作为有良知的教育者应从国家和民族未来发展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们培养的是具有社会担当和具有创性精神的人才,而激发兴趣是培养创新人才的基础条件。


    三是教书育人在细微处。教育从其本质上与农业一样,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精耕细作,才能高产。育人先育己,只有社会中的每个人做好自己,每个人都以一个教育者的身份出现,才能真正让孩子在社会这个大课堂中健康成长。教师是平凡而伟大的,平凡于默默无闻,伟大于润物细无声却有桃李满天下!老师的一言一行无时无刻不影响和教育着孩子们;教育过程中每一个细小的环节可能会影响孩子一生的发展。教师要善于利用各种时机和场合对学生进行适合的教育,让学生学会做人、学会做事。


    四是学生成长在活动中。这句话是强调学生的实践和主体作用的重要性。学生不能只坐在课堂上死读书、读死书,必须要将所学知识与社会实际、个人实践经验有机结合,才能成为鲜活的知识,才能有助于学生真正成长。  


    时过境迁,爷爷对教育崇高的情感,对生命的祈求与追寻,是要让教育凸现生命的本质特征。所以他始终有一种充满着爱与智慧的教育情怀,这种情怀是温馨的,洋溢着对生命温暖的抚爱;是美好的,充满着对生命殷切的期待;是博大的,彰显着对生命的精心呵护。也就是这样一种情怀,让我时常想起爷爷,他无论在永乐或西安,都让我们全家欣慰和骄傲于他在教育教学实践中的探索与思考,更让我们作为“教育世家”越来越充满对教育的无限憧憬与向往。时代更多流淌着的是平凡的日子,而教育却永远博大而精深,公正而无私,深沉而久远。


    我的爷爷虽然去世多年了,但他早年就能接受进步思想、热爱祖国、忧国忧民,能为祖国的前途命运奔走呼号,这种精神,这种品格,为我们后人树立了光辉的典范。我们一家,祖孙四代从事教育事业,四代人的时代不同,教育理念也不同,但是奉献教育事业的精神是一致的。爷爷的精神和教育情怀时刻激励着鞭策着我们,锐意进取,奋发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