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岁月悠悠话今昔

时间:2018-08-07 10:58  点击:279 作者: 薛玉凤 来源:洪洞老体协

    人一生总有几个令人难以忘怀的生活片断。在我的印象中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一家人为了谋生疲惫不堪,八十年代后,适逢改革开放新生活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升。


    自我幼年记事,家里的生活境况,同社会上百分之九十的普通家庭一样就不太如意,家里老是吃粗粮,穿旧衣。虽我家在县城东门口有一座不错的简古式的四合院,房屋十余间,但到了冬天,一家六口人总是拥挤在一个土坑上睡觉,东西一组,南北一组。


    每晚入睡前,父亲戴着眼镜凑在微弱的灯光下,一边看书一边给我们讲解书中的故事,特别是《岳飞传》一书中“岳母刺字,岳飞枪挑小梁王,牛皋擒拿金兀术,结果牛皋兴奋过度笑而至死,金兀术气极攻心愤而身亡”等等精彩的片断,听着听着便渐渐进入梦乡。


    清晨,我们姐弟几个背着书包空着肚子去上学。弟弟有时闹着说 : “ 肚子饿,想吃东西”,妈妈便哄着说 : “孩子,早晨 脑子清,记忆力强,书背的快,吃饱了书就背不会了,快去上学吧!迟到了先生是要训你的”。妈妈拉着弟弟的手,把我们姐弟几个送到大门口。每当我们走出很远在转弯处不由回头看妈妈的时候,她茫然地仍伫立在原地,目送着我们远去的背影。那时我们还小根本理解不了妈妈的心情。俗话说 : “养儿方知父母恩”。 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终于明白了妈妈当时“既心痛、又无奈”的心境。那时“节衣缩食”与现今“养生瘦身”意义有无类同呢?


    时下,提倡营养均衡,吃粗控细的养生之道,我却不能苟同。 清楚的记得,我十二岁那年的某一天,放学回家,看见隔壁邻居大妈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拌白面条,坐在我家大


    门口,大口大口地吃着,馋的我差点流出了口水,那一股股沁人心肺的香味,浸入我的心田,我屏气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时肚子叫的更欢了,进门我便闹着要吃白面条,无论妈妈怎么劝说,我就是不听,无论妈妈怎么说,我就是不听,结果招来妈妈的一顿责骂,我委屈的爬在坑上哭了,后来爸爸哄着我说 : “三姣别哭了,等你生日那天,妈包饺子给你吃”。这件事在我儿时的心灵留下了阴影,至今不堪回首。其实邻居大妈家的景况也不算富裕,只不过是居民,吃月供,至少还能吃到点细粮,甚是令人羡慕。


    说到粗粮。 其实我对棒子面一类的粗粮并不是全都没有好感,仅仅是对棒子面石条卷子不怎么爱吃。上高中那年,学校灶上隔三差五的吃石条卷子,咸菜,喝咸味的玉米糊糊。特别是冬天石条卷子凉了,很硬,很不好吃,我不想吃,可肚子饿,没办法,只好吃,吃到嘴里嚼过来咬过去,怎么也咽不下去。宁愿饿肚子,也不想吃。就这样熬了二年,真是啃够了!吃怕了!石条卷子伤了我的心,伤了我的胃,至今不敢想想。但我对棒子面糊糊却情有独钟,可能是胃怀旧吧!每到冬季里,早餐我仍然喜欢喝棒子面淡糊糊。因此,村里本家,亲戚,每到秋天磨下新棒子面总会送些给我家。这也算是我的养生之道吧。


    在那个年代,大多是贫困的家庭,生活过的比较拮据,时常捉襟见肘。但大家都不觉得难为情。你借我一碗面,我借你一把盐或醋,相互借给,左邻右舍,亲戚朋友相处的都融洽。谁家儿子娶媳妇,大家你三十元他二十元凑,连新郎穿的礼服也是可以借的。听我爸说 :“他的那双黑色气眼立夫尼鞋,邻家儿子娶媳妇都借它穿,这双鞋不知借给了多少家,但这并不算啥,比起解放前的日子好多啦”!这些片断沉淀在我的脑海里,深深烙在像我这代人的记忆里。


    到了成年人,这些片断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民的贫困,其实就是民族社会的贫困。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力低下,国家困难,百废待兴,需要全民族,全社会共同努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艰辛的生活磨练了人民的意志,净化人民的心灵,凝聚全民族、全社会的力量。人民期待生产力的解放,期待大生产的变革,期待变革的大解放”。“那时亿万家庭的父母勒紧裤带,拚命劳作供孩子们读书、学习知识,无非是想改变环境、改变命运,实现希望罢了”。


    希望的脚步于一九七八年纷踏而至,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农村推行联产责任承包田,农民有了自己的责任田。我们姐弟四人没辜负父母的希望,没给父母丢脸,学校毕业后,分别都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姐姐是检查官,弟弟是警察,我曾任教二十余载,不敢妄称桃李满天下,但从我蜡烛下走出的学生,都已成材,他们中有的升入高等学府,有的从政,有的从教,有的做起个体户。有一次在街上遇到学生王华,我关切地询问他的境况,他自豪爽朗的笑着说 : “老师,我虽没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但我同样为社会做贡,献,照章纳税,并且为他人提供就业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着实感到很欣慰。是啊!我这微弱的烛光,着实照亮了这么一群有知识,有素养,有作为,有奉献的青年人。


    八十年代我家乘改革之风,与他人合作买了一辆东风依法翻斗大卡车,跑起了运输,经营几年攒了点钱,有幸队里批了宅基地,八四年在城东门盖了一座五间砖瓦房小院,我家搬进了新居,告别了租房的时代。


    九十年代后,又承包了单位的门市部,之后又经营了煤矿、洗煤厂、焦化厂,这几十年虽很劳累,但小日子过的却很充实。


    二00六年,我儿子在离城十华里的滨河路边的荒滩里,承包了一座渔塘。渔塘靠西有一块天然的荒地,酷似小岛,在这三面环水的岛上我家盖了一座恬静的农家小院,这是我和老伴静心的乡房。小院青砖外墙,翠绿的铁皮大门上有一对突兀的虎头门环。院内有一小片四季常绿的仙竹,还有一颗颗石榴树、苹果树、梨树、杏树、红果树、樱桃树,每逢春季,院里花儿争先绽放。小院屋后,有一条通往滨河路的水泥小路。小院东西围墙外,有一畦畦的小菜地,菜地里那些有机绿色蔬菜,形态各异,有紫色的茄子、火红的朝天辣、粉红色的西红柿、、


    水生生的白萝卜、长长的黄瓜、嫩绿的韭菜、菠菜、空心菜,还有特惹人喜欢的蒲公英,使人心旷神怡。闲暇时,坐在院子绿树成荫的杨柳树下,隔着镂空的铁丝围墙,举目向南眺望,既可看到渔塘里鱼虾戏水,风儿抚摸水面荡起水漪涟涟画面! ; 又可聆听 鸟儿含情低呤,鸭子呱呱欢唱的声乐 ; 不远处,还不时飘来 花草树木,瓜果蔬菜的芳香,好一幅悠闲安逸的田园时光。


    这一段段精彩但略带苦涩的生活过往,早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遥远的地方,回首过往,心中便不由感叹时代变迁,这场由共产党人引领全体国民进行的伟大变革,已经深深影响了每个家庭,极大改善了社会的方方面面的情况,进而更加坚定了每一个参与者沿着改革之路跟着共产党人继续走下去的信心和决心。我的梦,就是国人的梦,国人的梦浓缩在一起就是习总书记提出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作为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我始终相信在中国共产党人的领导下“中国梦”一定能够实现。(洪洞老体协 薛玉凤)


王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