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研究探讨

农村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及供给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时间:2018-01-19 09:34  点击:552 作者: 王乃芹 来源:黎城老体协

我国未富先老,已进入老龄化、高龄化、空巢化社会。城乡空巢家庭超过50%,农村空巢家庭占比更高。老年人养老供需矛盾突出,尤其是农村老年人,由于受自然条件的制约,经济发展缓慢,家庭比较贫寒,晚年养老无保障,老年人生活很凄凉,亟待国家重点帮扶,加强对其养老服务,让农村老年人欢欢喜喜“挪出穷窝”、扎扎实实“拔掉穷根”、幸幸福福安度晚年。


一、  农村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的现状


山西黎城县“三山六丘一分川”,是典型的干石山区,洪井乡在全县9个乡镇中属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近日笔者对洪井乡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状况作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全乡24个行政村,4005户,9097人,其中60岁以上老年人1454人,占总人口的15.9%。当前该乡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及供给侧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5难:


1、留守老人种地难。洪井乡共有耕地17506亩,其中水浇地5777亩,水浇地占总耕地三分之一。水浇地集中在前半乡,地块也较大,适宜机械化作业,农民劳动强度相对较低,而后半乡是干旱地,全挂在山坡上,仍然是耕地靠黄牛,管理靠锄头,要付出繁重的体力劳动。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在众多年轻人告别农村流动到城市去淘金的身后,留下了一个个守望着家园的孤独身影,人们称这个特殊而庞大的群体为“留守老人”。他们成为农村种地的主力军,平均一个老年人耕种面积高达3亩以上。春种、夏管、秋收、冬藏,都要靠留守老人来干体力活。


2、机构养老开办难。在现阶段,农村老年人养老应当是以居家养老为主体,机构养老为补充,然而,机构养老却开办难,两条腿走路缺了一条腿。原先,洪井乡依托经济较富裕的李堡村办有一所乡敬老院,自李堡村支书违法入狱后,失去经济支撑,乡敬老院自行解散,造成43名“五保”老人养老难。全乡24个村,原来无一个有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2016年,在精准扶贫中,信社和长畛背两个贫困村在多方扶持下,才办起了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


3、流通不畅买卖难。在山区农村,老年人想买的东西买不回来,想卖的产品卖不出去,成为老年人的犯难事。一位农村古稀老人说:“当前农民最犯难的是玉米卖不出去,乡里没了粮站,虽然有人串村收玉米,可人家是十米算九糠,只图赚钱,前几年玉米市场好,收粮人疯抢,可国家一进口玉米,收粮人压了库,再无人来收玉米了。”另一位老农掰着指头说:“现在农民种地都在算账,玉米价格接近小麦,而玉米产量远高于小麦,所以农民不种小麦只种玉米,卖了玉米买白面。国家政策好,农民种地国家补贴,种一亩玉米混合补贴49元,看起来真不少,可又被物价吃掉了。玉米按亩产1000斤计算,前几年1斤玉米1.1元,合1100元,去年下跌到0.73元,平均一亩少收入370元。今年听说玉米价涨到0.82元,还没见人来收购。老百姓卖不了玉米,就买不会白面,吃粮成了问题,更无力买化肥,形成了恶性循环。”


我到县城东门口一座化肥销售站调查,店主告诉我说:“往年这个时候来买化肥的门庭若市,能卖200吨,今年却门可罗雀,难卖20吨。原因有二:一是农民卖不出玉米,手中无钱;二是国家对化肥不再补贴,也影响到农民购肥积极性。我们卖不出去化肥,交不了一年1.4万元的房租费,化肥站也就关闭了。”我在这个化肥站待了一上午,只见一位妇女买走2公斤复合肥,问其用途,说是在院子里种菜。


4、缺医少药看病难。全乡24个村,只有2个村医,其中一个还是赤脚医生,只会打针、输液,不会看病。现在对于农村老年人来说,吃药要到十几里外的药店买或者托人捎,有病要到县城医院去看。农村空巢老人受经济和医疗条件的制约,面对疾病常常陷入疾病突发无人知晓,慢性疾病无人照料,医药费过高无力承担的无助困境。不少老人是小病挺、大病拖,常年忍受病痛的折磨。


5、精神空虚慰藉难。“门口拴着一条狗,家里剩下老两口”是对留守老人的真实写照。老两口还算有个伴儿,据统计,洪井乡鳏寡孤独的空巢老人就有219人,这些老人精神空虚,总觉得离天高,离地近,失去生活信心,有的甚至有轻生的念头。有的老人独居在家里,死亡几天后还无人知晓。这些老人亟待精神慰藉,可谁来关爱他们?


二、农村老年人养老供需矛盾突出的原因


1、社会公共服务滞后。在农村老百姓的心目中,乡粮站、卫生院、供销社是国家办的,靠得住,能就地为老百姓服务,可这些公共服务机构都没了。老人们说,过去乡有供销社,村有分销店,偏僻的自然村有代销员,村里人买卖很方便,大到化肥农药,小到针头线脑都能买到,想卖的山货和废品都能卖出去。乡里有粮站,国家统一价,价格稳定,农民就近就能卖了粮,撤销粮站后,出现了卖粮难。游商收粮唯利是图,买卖两条心,认钱不认人,市场不稳定,价格耍活绳,吃亏的总是老百姓。过去乡有卫生院,多数村有村医,小病不出村,大病乡里治,就近看病很方便,现在看病非要到县医院。我们问村干部为什么村里没有办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有个村干部风趣地说:“不是不想办,而是无力办。像我们村,五行俱缺,地下无矿藏缺金,山上少树木缺木,吃水靠旱井缺水,烧煤靠外运缺火,土厚仅三寸缺土,自然条件太差。不用说办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连我这个村支书也是四无,一是办公无房子,二是花钱无票子,三是盖章无戳子(农村党支部无章),四是无人接班子,我六十多岁了,还选不上个接班人。”


2、农村集体经济薄弱。在调查中,有位老干部说:“过去村里树木归集体所有,每年核桃、柿子卖钱后,村里能筹集到一些公益金,用于公益事业。自从树木下放归户后,集体经济没分文,又废除了“三提五统”,该办的公益事业无钱办了。如果村村有公益金,各村能负担各村“五保”的资助性费用,乡敬老院就不会散摊。”村里由于筹集不到公益金,多数村子唱不开戏。有个村干部说:“过去唱台戏几几千千,现在几几万万,连说说书(曲艺队说唱)也说不起,村里穷啊!”有个老汉接过话茬说:“老年人都爱看戏,就是看不上。我有一次跑了十几里路到外村看戏,看了日场连了灯,借着月亮回家中,总算过了过戏瘾。”


3、孝道文化教育缺失。孝文化有“敬养、敬享”两个原则,即“生则敬养,死则尽享”(《礼记.祭仪》)就是说,父母活着的时候要恭敬地赡养他们,父母死去的时候要恭敬地祭享他们。对照这一原则,我们今天社会和家庭的孝道现状是非常令人忧虑的。由于缺少孝道文化教育,有的子女对待父母是“有奶便是娘,无奶变成狼”,父母有钱有粮时,靠的紧紧的,一要再要;父母无钱无粮后,躲得远远的,一推再推。更有甚者,不仅不赡养老人,还忤逆不孝打骂双亲,其价值观是:爹有娘有,不如自有;谁和谁亲,手和嘴亲。某乡某村有个老人,曾当过村干,儿子儿媳三天两头找老人要钱,不给钱就拳打脚踢,老人被逼无奈吊死在后山的一颗歪脖子树上。


4、家庭呈现畸型结构。亘古及今,农村家庭都是养儿防老,有了儿子就有了根,可是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农村独女户或双女户明显增加,女儿出嫁后,留下老人。农村婚嫁习惯,多是女方到男方,倒插门养老女婿很少,这就使独女户的老人不得不成为空巢老人。有一位独居老人说:“我要不是作务过闺女,能享受“五保”待遇,可闺女出嫁指望不上,有女不如无女呢。像我这样情况的村里还有好几人。”这种老龄化、少儿化的畸型家庭结构,冲击了农村老人居家养老的传统模式。


三、满足农村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的几点建议


党中央提出过:“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大力发展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解决好“老有所养”。农村老年人是丰裕社会的共建者、和谐社会的共融者,幸福社会的共享者。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指出,“十三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也是我国老龄事业改革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的重要战略窗口期。各级领导干部要想他们之所想、急他们之所急,帮他们之所需,解他们之所难,让他们舒心满意,安度晚年。为此,建议在供给侧改革和精准扶贫中,注重农村实际,做好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


1、从改善农村民生出发,发展农村老年人事业。要加快农村养老院和农村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建设。按照政府主导、财政补贴、社会捐助、公众参与、结合实际、创新模式的思路去开展工作,实施社会养老和居家养老相结合的方针,办好乡敬老院和村日间照料中心,做到应养尽养,养的尽责,保障老年人基本生活、方便老年人情感交流、满足老年人精神需求、丰富老年人晚年情趣,让农村老年人在欢声笑语中走完人生。


要加快农村老年人文体活动设施建设。图书阅览室、读报栏、健身器材、文化娱乐活动室等尽量齐全。要培训合格的文体活动服务人员,开展积极有益、健康向上的文体活动,使老年人“老有所乐”。开展文化下乡,送戏送电影到农村,丰富农村老年人文化生活。


要加快农村卫生所建设。建立健全定期为农村老年人进行健康体检制度。农村老年人新农合和大病保险要达到全覆盖。对老年人要实行定期家访,及时发现老年人所患的疾病,治早、治小、治彻底,做到每个老年人治病吃药“不差钱”。重视老年人心理疾病防治,正确引导老年人心理健康。


2、要发展农村集体经济,为老年人公益事业提供经济支撑。发展才是硬道理,有钱才能好办事。在今年精准扶贫中,洪井乡信社、长畛背两个贫困村实现了集体经济“零”突破,有了村办企业,开了个好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各级各部门都要重视农村集体经济“零”突破,为农村公益事业筹集一定资金。


3、发展农村农业生产互助组,减轻老年人劳动强度。可以以村成立农业机播、机收、机耕互助组,购买拉运化肥种子互助组,农作物防病灭虫互助组等,实施微利互助。经济比较富裕的村,对互助组实施补贴,只服务不收费,让老年人在春种、夏管、秋收、冬藏中减轻劳动强度。


4、要弘扬孝道文化,开展“做孝子、敬父母”活动。由精神文明委员会牵头,会同青年团、妇联会、关工委等群团组织,大力宣讲新《老年法》和新“24孝”,在全社会开展声势浩大的尊老爱老活动,积极引导村民遵守道德规范,教育青少年不忘父母恩,争做孝儿女,形成孝老爱亲、赡养老人的良好道德风尚,要常回家看看,更要回家干干,满足老人的物质生活需求和精神慰藉。


一位先哲曾说过:“老年人是社会的宝贵财富。”我们有责任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有责任让他们生活的更美满,有责任让他们度过一个愉快幸福的晚年。(黎城老体协   王乃芹)


王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