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浅谈董爱民散文的深情与真气(二)

时间:2017-08-25 09:39  点击:1190 作者:贾北安 来源:洪洞老体协

    曾一度认为,一些所谓的乡土散文都在把村庄美化成人类最后的精神家园,去抚慰城里活腻了的失意者。能有一些感伤、一些忧郁的那还像半个人。甚至没有什么农村经历的作农民秀,企图身临其境,诠释什么是农民?什么是黄土地吹来的风?什么叫明月?因此,村庄的面目变得单向度的粗浅、唯美,不由争辩地沦为了灵魂的逃遁地、安放地。这些矫情之作、虚伪之品已经成为庸俗的同伴,少有艺术实验的突破,思想的震撼,蜻蜓点水般涂改了乡村的真实。他们笔所到达的地方,乡村早已走远。


   散文是作家有意泄漏的心灵秘密,汇集这些秘密,自然就会暴露结构作家人格的全部要素。爱民散文泄露的就是对家乡对亲人的“深情”,他写“父亲在家里没地位,母亲有许多词汇是专指、特指父亲的。比如‘懒死鬼’ ‘稻杆腰子’ 还有‘大炮楔也楔不动’ ‘吃屎赶不上热的’等等。”这是一般作者难以上书的,然而他吃着五谷杂粮,经雨雪风霜,在家庭生活的逆境中冶炼自已,让文字散发出带着诱人的灿烂。


   荣格说:“人类无意识中一定有成组的彼此连接的情感、思想和记忆,”他认为,“情结作为人的心理能量和动力的起点时,它便成了灵感和创造力的源泉。”在那些过往人生体验及其心灵深处彼此连接的情感,促成了爱民灵感的产生,构成了他创作力量的源泉。那些涌动在心里的亲情、友情、爱情,以及陈年往事中的人性关怀与人性缺失的冲突与纠结,推动并发酵了他的真气进而深沉的思考。这就注定了他的写作过程必然是一个理性、感性、悟性彼此扩张交融的过程。当然,这需要他的深厚文字功力和超凡的智慧。需要洞察宇宙、观照世态、体味人生的细微,才能写出具有社会及人生意义的散文。


   通过看爱民的文章,方知道他曾经有艰辛经历的身世,刘教授在《深切的安宁》一文中这样写道:他的散文披露的一则身世令人唏嘘:出生十几天后,“我” 就让邻居抱养了,幸亏二姐忍不住探视,及时向家人通报了被抱养的弟弟“缺一口饭吃” 的惨样,“我” 复被家人领回,可十一个月后,“我” 又“送” 了人。(此具体内容见《恰乎儿他就是我爸》一文)正因为有如此经历,再加上他的爱好和深厚的文字功底,写出如泣如诉的动人文章是可预料到的。


   阅读他的文章,不难看出他是一个有心的人,沉醉于感恩的人,是一个有怀旧情结的人。而透过他的文字,我们走进爱民眼中的家乡人物、家乡的风景,更有家乡的悠远与家乡的魂魄,这些在爱民笔下流淌的文字,是那样的细腻真切含情脉脉,令人回味而陶醉。


   翻看爱民《东边井儿》的近四十七篇文章,还有他收集在《恰乎儿他就是我爸》中的二十篇文章,给人以最强烈的印象是

爱民的亲历亲为。无论是写家乡的人或物,他都用耐心与毅力,用心与坚持去写。我通过阅读后的体会寻思反复涵咏,回味文章中的山河故人点点滴滴,在层层叠叠的记述中搜求爬梳,寻觅契合他自己情感飞扬的支点。你看他的《春晖总在云那边》一文,不是冷冰冰的学术考究,不是田野调查的社会学报告,不是有些所谓文字的周吴郑王故作姿态,而是发乎情动于中的真情贴切的对往事沧桑人物的抚慰与打量,更有反观当下的诸多人生感喟。


   著名作家冯骥才趣话散文时说:“散文,就是写平常生活中那些最值得写下来的东西。不使劲,不刻意,不矫情,不营造,更无须‘绞尽脑汁’。” 爱民的散文正好写出了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人和事,讲述了老百姓的种种命运,总是信手拈来,没有刻意雕琢,《差了九尺的父亲》就是以一种原生态的形式直接呈现在读者面前,其所要阐释的意义大多让读者自己去思索,去想象。


   但是,你要是以为爱民是兼收并蓄无所不来的抒情感叹顿生兴亡之感,那也不尽然。在爱民笔下,他也是有所取舍有所拒绝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你看,他所涉及的人物,无论是乡邻锁儿、皮大伯、腊花嫂、欧儿大娘、狗筋伯、丑儿等,还是亲人“生父母” “养父母” “兄弟、姊妹”以及亲戚等,哪一个人物铺摆开来,不是可以写成一本书啊?但爱民是有节制的,也是有自己的裁量的,他往往选取这些人物的某一个侧面、某一个角度,来生发议论;而这样的议论,在文章的尺幅之内,既不空疏无当,更不信马由缰,这也是爱民身在媒体多年煮字生涯历练出来的基本功吧。


   从爱民对文化的热爱和贡献来看,他无疑成了槐乡的文化名士,张岱有个非常经典的名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其实,我以前对这句话,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癖”上,甚至误读为“癖”和才华有着天然的联系,其实,非也!这句话真正的关键词是“深情”和“真气”。记得爱民在《东边井儿》自序中写道:热爱文学是一种“病”,并且是一种很顽固的“病”,一旦患上这种“病”,痊愈的机率是很小的-----我就是患上这种“病”且不宜治愈还反复发作的人。这几句话我深层咀嚼过,且有共鸣。试想有着对家乡的“深情”但内心却也有着凛凛“真气”的爱民,至少这两本书中的文字关切大都是老家人物,在文化心理上,也算是洪洞版图一隅吧。期待着他有更多如许风格的文字,走出家乡,放眼四海啊。


陈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