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当前时间:

浅谈董爱民散文的深情与真气 (一)

时间:2017-08-23 09:49  点击:1059 作者:贾北安 来源:洪洞老体协

   严格地讲,我和爱民是真正意义上的君子之交,八十年代末期,我们同在教育局办公室工作。之前与他还有过一段缘分,不过,至今我尚未告诉他。我是84年从赵城杨堡学校调到县教育局的,先在教研室,后到教育股任副股长。一次,局领导偶尔收到一份匿名信,说洪一中教师董爱民不务正业,整日组织学生搞文学社,写诗歌、散文。上课实行“三不”即(不备课、不批改、不给学生留作业)影响恶劣。当时教育局正好在全县贯彻落实三个方案即(学校、教学、后勤管理方案)其中教学管理方案中明确要求教师不上一节不备之课,对学生的布置的作业要全批全改,课后要适当给学生留些作业。他这“三不”等于完全违背上级精神,局领导非常生气,马上责成教育股调查此事,因为教育股是负责全县教学管理的。“老将”自然不能出马,股长许国屏让我亲自去了解情况。我不敢怠慢,反复思考,爱民何许人也,吃了豹子胆了,竟敢天马行空,自作主张,如果真这样,误人子弟可是大事。于是,我既没有惊动校领导,也没有跟他接触,纯趁一个自习时间,“微服私访”直接深入到他所代班级进行彻查。谁知一了解,学生对他的教学风格反映良好,大部分学生们说:他上课也属“三不”不照本宣科、不唱独角戏、不搞满堂灌, 而是让学生当主角,他点拨解惑,课后作业当堂完成。这岂不是在搞素质教育吗?学生告诉我,他上课用的教材就在讲桌内,我以为没有证人有证据也行,但我看到每篇课文上都写了密密麻麻的备课内容,哦!原来他把课备到教材上,只是没有誊写到备课本儿上。我又问了学生语文成绩如何,大家都挺自信地说:期中考试我们班语文同级八个班排第二名。我尽力而为将这些确凿的依据一一给局领导作了详细地汇报。过了一段,局里人事调整,成立了办公室,兰德华局长在写材料上要求特高,虽然我当主任,但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爱民与我成了搭档。随之,办公室创办了临汾地区第一份局级《洪洞教育报》并由现任县人大主任张玉龙和爱民负责编辑。


  两年后,他春风得意,调任宣传部、组织部、纪检委、报社、旅游局等单位任职,我仍原地踏步,至退休没有离开过教育。平时在洪洞,我们只是偶尔在朋友酒桌或座谈会上见面,并没有过多的交往。偶尔会在一些场合遇到他,言必称老师,或者在年岁上比他小许多的自以为是所谓文化名人,他也是执礼甚恭,让对方很是享受而舒服,尘世上又有多少人喜欢听刺耳的真话啊。季羡林老先生不是感叹:他积一生之经验,从未遇到过闻过则喜的人,能闻过而不怒就很是难得了。


   但读书人之间有一种天然的直觉,从他的言谈笑声之间让我认定他是一位热爱文化的人。当然要了解一个人莫过于读他的文字。多年来,他著书颇丰,虽谈不上著作等身,但在槐乡来说与他相匹配的人不多。凡他编、著的书我几乎都有。尤其是近年来他出版的《东边井儿》和最近新出的《恰乎儿他就是我爸》这两本书,我认为,保持了当下文人少有生命的“本真”,让我一睹为快,很是敬佩,更何况——我喜欢他的文字。


  记得2010年,他给我送了一本新出版的《东边井儿》读后,我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诗。题目:为董爱民《东边井儿》而题。内容为:我常常思念东边井儿/你的丽影早已镶嵌在我的心里/你用那热烈的真情/把古道衷肠深藏在心底/你用那妙玉的初恋/把一生钟爱奉献给儿女/你把回忆留给那静默的片刻/你把往事留给那长长的孤寂/你把厚望寄托给远方的游子/你把执着永远留给自己/我永远忘不了东边井儿/记忆永恒的童年/我永远忘不了东边井儿/魂牵梦绕的老家。这首诗我刊登在旧作《故乡云》一书上。槐乡音乐家李明安先生还热情地为本诗谱了曲。这首歌被《大槐树文化》杂志录用了。


   直到昨天,他在电话上给我说:“贾老师,看到我的书了吗?劳你指正!”这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同时又让我有些尴尬。他的文章已达炉火纯青,我学习还行,但要让我指正,真是羞煞人也,吾焉敢与山西师大中文系教授、著名评论家刘介耳比肩,因为之前我看过刘教授写的《深切的安宁》一文,已将爱民的人、文评的淋漓尽致了。按理说,自己的拙笔只能授人笑柄。但又一想,毕竟我与爱民曾经在一块儿共过事,不管怎么样,换个角度,以朋友的客套,说几句鼓励鞭策的话总还可以的。


陈靖编辑